当前位置:

认定风险--不待“亡羊”先“补牢”

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17-09-20

价格认定结论书是公安纪检等司法部门办理案件的重要依据,而在我们受理的同时也就承担着执业的风险,在办案过程中一些委托机关常常在无形中把风险转移给了协助部门,稍有不慎就会造成严重后果。今年八月中旬,结合价格认定质量建设活动,我们对全市12县区,201711日以来的案件进行了检查,对发现的问题和风险定进行了梳理和总结:

一、   标的描述不清的风险

在办理案件过程中经常遇到被损财物“一宗”这类字眼,由于案件时限等要求,公安机关要求物价部门协助清点损坏物品,而不是出具损坏物品具体清单,只在现场勘验记录上签字完事,事实上勘验只是我们对委托方提供的标的物进行核实的过程,而不是帮助其完成标的物的确认,“言前定则不跲,事前定则不困”没有严格清晰的标的物委托详单,这个工作就不能开展,而“越俎代庖”的风险,是典型上的程序上的错误。这个风险点是最容易掌控的,在案件审核材料的一个环节必须坚持原则从而消除风险。

二、标的物真假确认的风险

这是办案中一个重要的环节,虽然我们在协助书声明中,明确了委托方材料的真实性由委托方负责,但在工作中我们还是在标的物真伪其物理性和结构性等各个方面提供技术资料。因为受到专业能力限制,我们无法界定物品真伪和性能等等,甚至一条狗我们都无法鉴定是否纯种、健康状况、品相等等,这不是我们工作范围,一定不要凭经验办理。在检查中我们发现,有的认定人员还存在着让委托方出具技术报告是不是为难委托方的想法,专业的事情一定要交给专业的人士去完成,我们只对价格负责。这个风险点在于认定人员容易犯主管认识上的错误,事莫明于有效,论莫定于有证”在无法确认标的物状态的情况下必须由委托方提供专业的技术报告。

三、标的价格类型的最终确认

在办案过程中,经常会修复和更换等价格形式的确认,委托方经常出具的协助书是“对毁坏物品价值而不是修复价格或者更换价格这样具体的形式,或者“市场价格”也不说明是那个环节上的价格,到底是批发价格还是零售价格?而不同的价格形式差距地都非常的大,这个风险点在于委托方容易把责任推卸到价格认定部门身上,在这个时候也一定要与公安机关反复沟通,通过开论证会或者以出具函件的形式沟通是最有效方式。最后在结论书中必须提及委托方如何确认的价格形式。慎终如始,则无败事不要因为怕麻烦而省略一些环节,一但遇到问题这些白纸黑字更具有说服力。

四、利用集体审议制度降低风险

在检查中我们发现,有的县区把集体审议和内部审核制度当成了走过场,认为没有这个必要性,集体审议增加工作量,有的档案里集体审议都是千篇一律的固定模式。“孔子在位,听讼文辞,有可与人共者,弗独有也”实上集体审议和内部审核绝对不是形式主义,而是我们降低风险的一道内部防线,认定结论的程序是否合理,选取方法是否得当,测出结果是否正确,结论是否经得起推敲,通过集体审议和内部审核再次论证,让我们的报告做到更准确更详实,从而降低复核率,实际上也是提升了我们办案的效率。

最大的风险来源于没有风险意识,在办理价格认定案件的过程中,每一个环节都要认真审视,对待认定规则、制度不要说起来重要,忙起来次要,做起来不要,等到问题发生了,那就真的是“见兔而顾犬未为晚也亡羊而补牢未为迟也

(供稿:郑莹)